诗经有多少篇(诗经分为几部分共有几篇)

诗经有多少篇(诗经分为几部分共有几篇)

《诗经》是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也是中国文学最古老的典籍,在中国乃至世界文化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

《诗经》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的诗歌共305篇,描绘的是周王朝由盛而衰五百年间中国社会生活面貌。其中有先祖创业的颂歌,祭祀神鬼的乐章;也有贵族之间的宴饮交往,劳逸不均的怨愤;更有反映劳动、打猎、以及大量恋爱、婚姻、社会习俗方面的动人篇章。现存305篇,分民间歌谣(风)、士大夫作品(雅),以及祭神的颂辞(颂)三部分。

诗经有多少篇(诗经分为几部分共有几篇)

300多首诗,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去读,那么,你最少要会背这20首千古名篇。

《国风•周南•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注:寤寐[wù mèi];荇[xìng];芼[mào]

【这是《诗经》的第一篇,诗歌采用了“兴”的表现手法,讲述了一个君子追求淑女的故事。语言优美,感情纯真。孔子评价《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国风·周南·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注:蕡[fén];蓁[zhēn]

【这是一首祝贺年轻姑娘出嫁的诗。通篇以桃花起兴,以桃花喻美人,为新娘唱了一首赞歌。清代姚际恒《诗经通论》:“桃花色最艳,故以取喻女子,开千古词赋咏美人之祖。”】

诗经有多少篇(诗经分为几部分共有几篇)

《国风·召南·摽有梅》

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注:摽[biào];塈[jì]

【《摽有梅》作为春思求爱诗之祖,以落梅比喻青春消逝,描写了女子感叹时光流逝,渴求爱情的故事。根据《周礼媒式》记载,先秦时代,在召南地区,每逢仲春之时,当地的媒官便让未结婚的大龄青年去幽会。本诗应当是青年女子在类似三月三这样的男女自由相会的集体狂欢中吟唱的歌曲,目的是为了吸引异性的注意,以寻觅幽会的伴侣。】

《国风·邶风·柏舟》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

微我无酒,以敖以游。我心匪鉴,不可以茹。

亦有兄弟,不可以据。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威仪棣棣,不可选也。忧心悄悄,愠于群小。

觏闵既多,受侮不少。静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

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注:愬[sù];棣[dài];觏[gòu];摽[biào]

【此诗到底为何人何事而作,历来争论颇多,迄今尚无定论。从诗的内容看,似是一首女子自伤遭遇不偶,而又苦于无可诉说的怨诗。细究诗义,当以卫臣不遇于君之作为是。

全诗语言亦复凝重而委婉,激亢而幽抑,侃侃申诉,娓娓动听,在《诗经》中别具一格。“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几句最为精彩,经常为后世诗人所引用。】

诗经有多少篇(诗经分为几部分共有几篇)

《国风·邶风·击鼓》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注:镗[tāng];爰[yuán]

【这是一首典型的战争诗,为一位远征异国、长期不得归家的士兵唱的一首思乡之歌。

作品在对人类战争本相的透视中,呼唤的是对个体生命具体存在的尊重和生活细节幸福地获得。这种来自心灵深处真实而朴素的歌唱,是对人之存在的最具人文关怀的阐释,是先民们为后世的文学作品树立起的一座人性高标。】

《国风·邶风·凯风》

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

凯风自南,吹彼棘薪。母氏圣善,我无令人。

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劳苦。

睍睆黄鸟,载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注:劬[qú];爰[yuán];睍睆[xiàn huǎn]

【关于《邶风·凯风》的背景,说法不一。古以赞美孝子为主旨,现代学者一般认为这是一首儿子歌颂母亲并自责的诗。其大致情景是,诗人在夏日感受到温暖的南方的吹拂,看到枣树在吹拂中发芽生长,联想到母亲养育儿女的辛劳,触景生情,写下了这首诗。】

诗经有多少篇(诗经分为几部分共有几篇)

《国风·邶风·静女》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注:娈[luán];说[yuè];荑[yí]

【《邶风·静女》是一首爱情诗,写情人幽会,互赠信物。作者由静女而彤管,由荑而静女之情,把人、物、情巧妙地融合起来,表现了男女青年热烈的纯朴的恋情。】

《国风·卫风·淇奥》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宽兮绰兮,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注:奥[yù];猗[ē];僩[xiàn];谖[xuān];会弁[guì biàn];箦[zé]

【这是一首赞美男子形象的诗歌。诗采用借物起兴的手法,每章均以“绿竹”起兴,借绿竹的挺拔、青翠、浓密来赞颂君子的高风亮节,开创了以竹喻人的先河。】

诗经有多少篇(诗经分为几部分共有几篇)

《国风·卫风·硕人》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硕人敖敖,说于农郊。四牡有骄,朱幩镳镳。翟茀以朝。大夫夙退,无使君劳。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鳣鲔发发。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注:褧[jiǒng];蝤蛴[qiú qí];瓠[hù];螓[qín];幩[fén];镳[biāo];茀[fú];罛[gū];濊[huò];鳣鲔[zhān wěi];菼[tǎn];朅[qiè]

【《硕人》是一首赞美是齐庄公的女儿、卫庄公的夫人庄姜的诗。其中“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二句对庄姜之美的精彩刻画,永恒地定格了中国古典美人的曼妙姿容,历来备受推崇。】

《国风·卫风·氓》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尔卜尔筮,体无咎言。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自我徂尔,三岁食贫。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注:氓[méng];愆[qiān];垝[guǐ];徂[cú];咥[xì];隰[xí]

【《卫风·氓》是一首民间歌谣,以一个女子之口,率真地述说了其情变经历和深切体验,是一帧情爱画卷的鲜活写照,也为我们留下了当时风俗民情的宝贵资料。】

诗经有多少篇(诗经分为几部分共有几篇)

《国风·卫风·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注:琚[jū]

【《卫风·木瓜》的“投之以木瓜(桃、李),报之以琼琚(瑶、玖)”生发出的成语“投木报琼”与《大雅·抑》的“投我以桃,报之以李”生发的成语“投桃报李”有相近之意,含相互赠答,礼尚往来之意。可是论传诵程度还是《卫风·木瓜》更高,它是现今传诵最广的《诗经》名篇之一。】

《国风·王风·黍离》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中心如噎。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这是东周都城洛邑周边地区的民歌,远行者经过西周镐京,见宗庙宫室遗址,黍稷离离,抒发他内心的忧伤。

注:黍[shǔ];稷[jì]

【西周末年,周朝遭到来自北方的犬戎的入侵和蹂躏。周平王继位之后,丰镐残破不堪,被迫东迁雒(今河南洛阳),建立东周王朝。东迁之后,丰镐旧有的宗庙宫室全都荒废,长满黍稷。旧臣行役路此,不禁伤怀悲怆,连呼苍天不已。这首诗就反映了这种情景,充满了缠绵悲戚的情绪。】

诗经有多少篇(诗经分为几部分共有几篇)

《王风·采葛》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注:葛[gé]

【这是一首思念情人的小诗。采葛为织布,采萧为祭祀,采艾为治病。都是女子在辛勤劳动。男子思念起自己的情人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说一天会像三个月,三个季节,甚至三年那样长,这当然是物理时间和心理时间的区别所在。用这种有悖常理的写法,是为了表达极言其思念和深情。】

《国风·郑风·有女同车》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 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注:将[qiāng]

【这是一首贵族男女的恋歌,主要描写与男子共同乘车的姑娘外表和内在的美。此诗用叙事或铺陈的手法对美女进行摹形传神的描写,刻画出一位风华绝代的美女形象,对后世的文学创作有较大的影响。清代姚际恒《诗经通论》里指出,宋玉《神女赋》“婉若游龙乘云翔”与曹植《洛神赋》“翩若惊鸿”、“若将飞而未翔”等句皆发源于此。】

诗经有多少篇(诗经分为几部分共有几篇)

《国风·郑风·风雨》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注:喈[jiē];瘳[chōu]

【这是一首风雨怀人的名作。在一个“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早晨,这位苦苦怀人的女子,“既见君子”之时,那种喜出望外之情,真可谓溢于言表。难以形容,唯一唱三叹而长歌之。三章叠咏,诗境单纯而丰富。】

《国风·魏风·硕鼠》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

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

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

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注:黍[shǔ]

【奴隶社会,逃亡是奴隶反抗的主要形式,殷商卜辞中就有“丧众”、“丧其众”的记载;经西周到东周春秋时代,随着奴隶制衰落,奴隶更由逃亡发展到聚众斗争,如《左传》所载就有郑国“萑苻之盗”和陈国筑城者的反抗。《硕鼠》一诗就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产生的。】

诗经有多少篇(诗经分为几部分共有几篇)

《国风·秦风·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注:蒹[jiān];坻[chí];沚[zhǐ]

【此诗曾被认为是用来讥刺秦襄公不能用周礼来巩固他的国家,或惋惜招引隐居的贤士而不可得。现代大多数学者都把它看作是一首爱情诗,先以苍苍的蒹葭起兴,再写男子追求意中人,所追的人在何方?在茂密的蒹葭丛里,似见非见,时隐时现。这首诗用反复重章来表现悬念迭起。诗人准确地抓住了人的心象,创造出似花非花、空灵蕴藉的心理情境,使诗的意境呈现为整体性象征。】

《国风·唐风·绸缪》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注:刍[chú];粲[càn]

【这是一首祝贺新婚的诗。俊男俏女新婚之夜,夫妇喜不自胜,乐不可支,柔情蜜意自不待言。在奴隶社会后期的西周,男女双方能够喜结良缘,实属难得,故有斯咏。】

诗经有多少篇(诗经分为几部分共有几篇)

《国风·秦风·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注:裳[cháng]

【据考证,此诗作于秦襄公七年(周幽王十一年,公元前771年),周王室内讧,导致戎族入侵,攻进镐京,周王朝土地大部沦陷,秦国靠近王畿,与周王室休戚相关,遂奋起反抗。这首诗充满了激昂慷慨、同仇敌忾的气氛。全诗表现了秦国军民团结互助、共御外侮的高昂士气和乐观精神,其独具矫健而爽朗的风格正是秦人爱国主义精神的反映。】

《小雅·鹿鸣之什·采薇》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室靡家,猃狁之故。不遑启居,猃狁之故。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忧心烈烈,载饥载渴。我戍未定,靡使归聘。

采薇采薇,薇亦刚止。曰归曰归,岁亦阳止。王事靡盬,不遑启处。忧心孔疚,我行不来!

彼尔维何?维常之华。彼路斯何?君子之车。戎车既驾,四牡业业。岂敢定居?一月三捷。

驾彼四牡,四牡骙骙。君子所依,小人所腓。四牡翼翼,象弭鱼服。岂不日戒?猃狁孔棘!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PS:如果遇到有关于百科类创建编辑修改的任何问题,欢迎留言咨询,百科参考网无偿免费回答。请注明出处:https://www.2333.org.cn/2333/645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