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的小故事(亲情之殇(短篇小说))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亲情丧失。

亲情的小故事(亲情之殇(短篇小说))

连续几天的阴雨,田野里的杂草野蛮无序的疯长,势头明显盖过了庄稼。桂芝心急如焚,想吃完午饭和老公去锄草,手机铃急促响起来。桂芝一听,眼晴湿润了。

老公和八岁孙女小雪一脸惊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电话是远在阜新的大哥打来的。

大哥说,妹子,这些年把大哥忘垃圾桶了吧?总不来呢?你五十多了,我六十多了,万一腿脚不利索,见面就难了。

大哥嗓门很大,底气十足。

桂芝眼泪溢满眼眶,说:我本打算锄完草去,不锄了,明天去,庄稼再重要也没有亲情重要。

大哥说,我告诉你,来是来,别拿些没有用的,你侄子侄女都有好工作,我天天挠脚心也开七千多,家里啥也不缺。

桂芝泪水涟涟,说,你条件好不假,我总不能空手进屋,嫂子咋想啊?咱也不差那个钱啊!

大哥说,也是。觉得不得劲的话,带点土特产吧!小米,荞面,鸡蛋都行。

桂芝泣不成声,连说好好。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已被带进节奏,一步步走进痛苦的深渊。

孙女小雪感到很奇怪,问爷爷,奶奶为什么哭呀?

爷爷说,妹妹想哥泪花流,以后不想小雪了。

翌日清晨,桂芝带一袋小米,一袋荞面,一箱鸡蛋,坐一辆拼车,来到阜新市万达广场东门。大哥约定在那里接她。桂芝把东西放在马路上边,开始挨个看路旁的轿车。她知道,大哥的车一定是最好的,因为大哥是最早从家乡闯出来的成功人士,是家乡人的骄傲;颜色一定是红色的,因为大哥从小就爱美。看了一会,也不见大哥从车里出来。

妹子,不认识了?一个粗犷的嗓门,在桂芝耳畔响起。

亲情的小故事(亲情之殇(短篇小说))

桂芝这才发现,身边站着一个胖老头。老头推着一辆六成新的自行车,几分陌生,几分熟悉。仔细一看,正是大哥。

桂芝感到很意外,说大哥你咋还骑辆自行车,乡下都没人骑了。

大哥说,现在住好房开好车的很多都是贷款干的,穷得瑟,月光族。真正有钱有地位的人都低调,都骑自行车,环保健身。

桂芝听着很好笑,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二人把桂芝带的东西放在自行车上,大哥在前边推,桂芝在后边扶。走到前边拐角处,有一家小饭店,挂的招牌格外醒目,大哥手一挥,说到饭店用餐。

桂芝说,家吃去吧。外边东西死拉贵,两盘莱够买一袋面,你妹夫我俩能吃一个月。

大哥说,贵不贵无所谓,哥不差钱,你知道哥整天考虑啥吗?哥考虑那个银行安全系数大些,和鸡蛋不能放在一个蓝子里。话说回来了,咱吃的是饭吗?咱要的是服务和尊严。

二人来到饭店。桂芝点了两盘青莱,大哥随后点两盘肉,重重放在桂芝面前。桂芝吃了两口,感到恶心,干呕几下,说我晕车了,你自己吃吧。

大哥说,受穷的命,有钱也享受不了。说着,两眼冒光,直视两盘肉,犹如野兽见到了心仪己久的猎物,筷子和嘴一阵配合,两盘肉精光精光的,狗舔一般。

算账时,面对服务员,桂芝想付款,又止住了。她怕喧宾夺主,惹大哥发火,还是给大哥一个面子吧。

大哥面对窗外,旁若无人,久久凝视,直到服务员轻声催促,才缓缓转过身。他没有掏钱,而是用手指着一盘青菜,说:这里边怎么有苍蝇?请给个合理解释。

亲情的小故事(亲情之殇(短篇小说))

服务员忙低下头一看,笑了:先生,那不是苍蝇,是葱花。

大哥腾地站起来:“我说莱都串烟味,弄得我妹妹吃两口就呕吐了,原来炒糊了。这是质量问题,消费者协会管,还是卫生局管?

服务员笑着说,没炒糊,是炒焦了。

大哥双手比比划划的,气势拙拙逼人,他说:别跟我偷梁换柱,焦与糊一个概念。

附近几桌用餐的人,都把目光集中过来,有俩人还窃窃私语。

桂芝感到全身燥热,胸口憋闷如有一块巨石压着,她把服务员拉到一边,掏钱把帐算了,随手拉起大哥,二话不说,向外就走。

在外边,一脸怒气的桂芝本想数落哥哥几句,结果大哥先开口了:我本想结完账再付她十元小费,那成想他店大欺客,骗咱们。妹子你也是,忙啥付钱呢,显摆你有钱咋地!我差钱吗?我就想把事说清楚了。

桂芝心里的火更大,真想打大哥两耳光子。当她抬头瞥见大哥的脸时,有些惊愕。她发现大哥的脸是苍老的、陌生的,如果走进人群中,是无法分辫出来的。最为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她瞬间发现,大哥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她的心为之一震。她甚至产生了一个奇怪念头,这是我大哥吗?

突然,她的心一下子软了,泪水扑簌簌流下来。她看到,大哥右眼角的一道深深的疤痕,在夏日阳光下,格外醒目,她的心不由隐隐做痛。

桂芝在念初三的时候,有三个小流氓总是在放学的时候,纠缠她,说一些不堪入目的话。桂芝忍了几天,告诉了父母。父母第一时间找小混混的父母。不但不起作用,反变本加厉了。

大哥听说了,拎起一把莱刀,找小混混去拼命。等父母听信想找时,大哥回来了:满脸是血,右眼上角的肉直往外翻,露出了骨头,后来留下了疤痕。桂芝心痛的哭了一宿。

小混混人多势众,大哥吃了大亏,但大哥为妹妹死都不怕的壮举,深深震慑住小混混。从此,三个小混混远远地躲着桂芝,再也不敢找麻烦了。

亲情的小故事(亲情之殇(短篇小说))

兄妹俩来到大哥家。由于旅途疲乏,再加上晕车,桂芝睡了一下午觉。傍睌时候,大哥围上围裙,亲自下厨。很快,端上来四盘莱,分别是:

土豆片炒尖椒。

土豆丝炒芹菜。

土豆炖豆角。

土豆拌茄子。

桂芝一见,笑了:刚吃完,又整一桌子。

大哥坐在桂芝对面,夹一口土豆炒芹莱,边嚼边说:你嫂子非要买肉,我训她了。中午刚吃两盘肉,那有顿顿吃的,你小姑子晕车劲还没过呢。再说了,人是杂食动物,不是食肉动物,肉吃多了有百害无一利。

桂芝忙点点头:是啊!自从猪肉涨到30元一斤,我也不咋吃了。

大哥瞪了桂芝一眼,冷冷地说:我不吃是为了养生,你不吃是受经济条件所限,二者有本质区别,不能混为一谈。你侄子侄女都有好工作,我一天天啥也不干,挠脚心都比你们累死累活挣的多。

桂芝也不示弱:哥,你别老眼光看问题。去年我们家包了八十亩地,打多少粮咱不说,光苞米杆苞米芯花生秧子就卖两万多,够城市低收入者干一年的了。

大哥腾地站起来,手指桂芝说:妹子,你说收入二百万我都信,可你会花吗,会享受吗?不就是一个土老帽吗!有钱往炕洞里放,不是被老鼠啃,就是记差地方,找不到。

桂芝无语,眼晴睁得大大的,心中再次升起那个问号,这是我大哥吗?会不会搞错呀。我大哥可是最疼他妹妹的。记得小时侯,哥哥去县里参加运动会,在得到的奖品中,有一大一小两个苹果,他把小的吃掉了,大的小心翼翼保管五天,拿回来亲眼看见妹妹一口一口吃掉,可如今一一

亲情的小故事(亲情之殇(短篇小说))

大嫂见状,忙过来圆场:桂芝,你大哥跟我闹别扭呢,见谁都发邪火,孩子们整的都不愿回来。

谁知,大哥又训上了大嫂:我娶你可憋老气了。咱家钱有的是,可买莱非得早市收摊时候去,从东头问到西头,净买处理品,两块钱一堆的,回来扔一半。我算有教训了,下辈子说媳妇贵贱不要乡下的。

大嫂一气之下,拉起桂芝上卧室了。

第二天,桂芝早早告辞返程了。

两个月后的一天,桂芝又接到一个大哥电话。

大哥说,妹子,不是哥说你,你也太实惠了,小胡同赶车,直来直去。让你拿土特产,意思意思得了,整那么多。天挺热的,也放不住,我一气之下,都送环卫工了。下回再来,少拿点,拿点猪肉,大葱就行了…

桂芝觉得大哥声音怪怪的,仿佛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不知不觉中,把手机一下子扔出去多远。

桂芝突然发疯似的,打开立柜门,翻寻一阵,找出一张旧照片。照片是大哥18岁时和桂芝的合影。大哥面庞俊郎,目光如矩,粗壮、有力的大手紧紧搂着娇小的妹妹。桂芝目不转晴的看着,泪眼婆娑,18岁的大哥从相片里轻盈的向她走来,她扑在大哥宽大温暖的胸怀里,先是低声抽泣,随之放声大哭起来…

正是夜晚,月光如银,夜色温柔,一颗流星划过夜空,留下一道闪亮的光芒,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丧失亲情的人,犹如荒芜的沙丘,毫无生机,虽置身茫茫人海,也倍感孤独。

亲情的小故事(亲情之殇(短篇小说))

2O21年2月20日写于阜新市龙畔家园。

PS:如果遇到有关于百科类创建编辑修改的任何问题,欢迎留言咨询,百科参考网无偿免费回答。请注明出处:https://www.2333.org.cn/2333/639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