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睿怎么样(事实上的末代皇帝曹睿)

曹睿怎么样(事实上的末代皇帝曹睿)

曹睿虽然是曹丕的长子,却“嫡”系不正。为什么?因为他的母亲甄氏不但没能立为皇后,还被逼自杀。当然,母以子贵,儿子做了皇帝后,甄氏终于被追谥为“后”了,可是在当时,子亦以母贵,母既被杀,子如何贵得起来?不过作为长孙,他却深为爷爷曹操喜爱,因此15岁时就被曹操借汉献帝之名封为“武德侯”了。及至曹丕称帝,曹睿作为皇长子,仍然被父皇先封为齐公,比“侯”升了一级;一年后再升一级,被封为平原王。由于曹丕后来最宠爱的贵嫔郭女王没有生育,因此甄氏一死,曹丕就把17岁的曹睿交给郭女王抚育。开始时曹睿虽然因为母亲冤死而“意甚不平”,对这个后母还有点疙里疙瘩的,后来眼看着郭女王又被立为皇后,无奈之中,也就对她尊敬、孝顺起来,每天早早晚晚地都要问候后母的饮食起居。因此,郭女王也开始喜爱这个继子了。曹丕一度想立徐姬生的第6子曹礼为太子,大概是眼看着郭女王与曹睿这“娘儿俩”关系相当融洽吧,又有点犹犹豫豫。有一次曹睿跟着父亲去打猎,碰见一只母鹿带着一只小鹿,曹丕一箭射死母鹿,回头叫曹睿射那小鹿。曹睿大概是突然从那一箭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吧,答道:“陛下已经射死了其母,儿臣怎么忍心再射杀其子呢?”说完,早已泪流满面。曹丕也觉凄然,当即放下了弓箭;或许,面对着这个儿子,他也对逼死甄氏有了点懊悔之意?总之,从那以后,他认为曹睿有仁者之心,才拿定主意,让他当接班人。

曹睿怎么样(事实上的末代皇帝曹睿)

曹睿(204年—239年1月22日)

当曹睿还是平原王时,娶河内(今河南沁阳)虞氏为王妃;可是即位以后,却将这个原配嫡妻冷落一旁,册立出身寒微又深受宠幸的毛氏为皇后。他的祖母、太皇太后卞氏大概也看出这有点不妥,想劝慰虞氏几句,不料虞氏却忿忿地说:“你们曹家就是喜欢册立地位卑贱者,不按照道义与常理行事。皇帝执掌外政,皇后主管内事,本来是相辅相成的啊。如果不能‘善始’,如何能够‘善终’?只怕这就是亡国丧祀的开端了!” 曹睿听说后大怒,将虞氏贬逐到邺城旧宫之中。然而他万万没有料到,虞氏竟然一语成谶,曹睿果然成了大魏王朝事实上的末代皇帝。

毛氏于太和元年(公元227年)被立为皇后,确实兴旺了好一阵:皇帝与她出则同车,入则同辇,父亲毛嘉被封为博平乡侯,弟弟毛曾则不知娶了哪一位公主,被封为驸马都尉。后来毛嘉病逝,又被谥为“节侯”,毛皇后的母亲也被追谥为“野王君”。可是几年之后,魏明帝曹睿开始宠幸另一个嫔妃郭氏,毛皇后也就不可避免地“爱宠日弛”了。景初元年(公元237年)九月,曹睿带着“才人”以上的诸多嫔妃游北园,听曲观舞饮宴,好不快活。郭氏提醒他道:“陛下,是不是也邀请皇后来与我们同乐呢?” 曹睿不但不同意,还告诫左右,不得把今天的活动泄露给皇后。可是毛皇后还是知道了,第二天问曹睿:“昨天你们在北园游玩饮宴,快乐吗?” 曹睿认为一定是左右的人走漏了风声,一怒之下杀掉了10来人,最后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又逼令毛皇后自杀,毛氏10年的皇后梦遂告完结。贵为“国母”的毛皇后,不过问了一句平平常常的话,虽然带着点醋意与不满,然而这算什么罪过呢?竟然也成了被逼自杀的原因,曹睿当年射鹿时的仁者之心到哪儿去了?莫非在皇帝的宝座上待的时间一长,人性就会逐渐丧失,兽性就会逐渐膨胀?当然,曹睿并没有马上“抬举”郭氏,直到一年多后,景初二年十二月,自己已一病不起时,才宣布立郭氏为皇后。第二年正月,在位13年、年仅35岁的魏明帝曹睿病逝,郭氏顿时又成了皇太后。她的寿命比较长,一直活到魏元帝曹奂景元四年(公元263年)十二月病逝,大约总有五六十岁吧?后来魏将毋丘俭、钟会等假托“太后懿旨”造反,那“太后”就是这个郭氏。

曹睿怎么样(事实上的末代皇帝曹睿)

毛皇后

《三国志》中没有专门叙述曹睿之子的篇章,不过从《魏书·明帝纪》中,人们还是可以看到他几个宝贝儿子的影子。

曹睿于黄初七年五月即位,那一年他22岁,八月份就封皇子曹冏(音jiǒng)为清河王。可是谁能料到,仅仅两个月后,那个有福没命的清河王就“薨”殁了呢,估计最多只活了六七岁吧?两年后的太和二年秋九月,曹睿又立皇子曹穆为繁阳王。曹穆总算比哥哥曹冏幸运些,当了9个月王爷,于第二年六月薨逝。太和五年(公元231年)七月,26岁的魏明帝曹睿终于又做了爸爸:皇子曹殷诞生了!曹睿欣喜之余,大赦天下。可是万没料到,第二年五月,仅仅10个月的曹殷还没能等到封王,就夭折于襁褓之中,曹睿只得追谥他为“安平哀王”。据《三国志·魏书·后妃传》所载,曹睿有个爱女,名叫曹淑,太和六年逝世。曹睿追封她为平原懿公主,又将母亲甄氏的一个已故族孙甄黄与她结了冥婚,合葬一处。《红楼梦》第13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说的是宁国府贾蓉的老婆秦可卿死了,蓉父贾珍仅仅为了“丧礼上风光些”,就托人情走后门,花整整1000两银子替贾蓉捐了个“五品龙禁尉”的头衔。堂堂皇家公主,即使是冥婚,焉能嫁给一个“白衣女婿”?于是曹睿一道御旨,当即追封甄黄为列侯。《三国志·魏书·杨阜传》对曹淑之死则记载得更加详细:

“帝爱女(曹)淑,未期而夭,帝痛之甚,追封平原公主,立庙洛阳,葬于南陵。 将自临送,(杨)阜上疏曰:‘文皇帝、武宣皇后崩,陛下皆不送葬,所以重社稷、备不虞也。何至孩抱之赤子而可送葬也哉?’帝不从。”

据此人们才知道,原来那个平原懿公主还未满周岁,曹睿却一定要亲自为她送葬。大臣杨阜谏道:“陛下的父亲与祖母驾崩,陛下也都没有送葬,那是为江山社稷考虑,重任在身,怕出意外嘛。如今何必一定要替一个抱在怀中的婴儿送葬呢?”另据《三国志·魏书·陈群传》所载,按照礼制,8岁以下的儿童死亡,是不必举行丧葬礼仪的,可是曹睿不但要为女儿用成人的礼仪安葬,还要命令文武百官都为曹淑穿上丧服,一早一晚地到曹淑的棺材前哭临!对于杨阜、陈群等大臣的劝谏,曹睿根本就听不进去,一定要亲自替曹淑送葬!真挚的父爱,足以感动行路之人,端的是“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曹睿爱女情”!对一个女儿尚且如此,对儿子们的感情就更不用说了。然而,不幸的是,清河王曹冏、繁阳王曹穆、安平哀王曹殷,一个个在给父亲带来无比喜悦的不久,就是更为巨大的悲痛。作为一个父亲来说,还有比这更为不幸的么!或许,丧子丧女之痛,也是曹睿只活了35岁的重要原因之一?不过,俗话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反过来说,既然身为皇帝,又何愁没有儿子呢?想成为尊贵“皇嗣”的本家子侄,正不知有多少呢。于是人们看到,青龙三年(公元235年)八月,曹睿又封两岁的“皇子”曹芳为齐王、3岁的“皇子”曹询为秦王。到景初三年(公元239年)正月,曹睿临终之前,又立8岁的曹芳为皇太子。可是《三国志·魏书·三少帝纪》明明说“明帝无子”嘛,怎么突然又有了齐王曹芳与秦王曹询这两个儿子?原来,他在亲生儿子都不幸夭折后,便收养了两个义子。那么,他们的生身父母究竟是谁?同书记载说:“宫省事秘,莫有知其所由来者。”不过,裴松之转引的《魏氏春秋》则说:“或云任城王楷子。”任城王曹楷的父亲是曹操与卞氏生的第二个儿子曹彰,与曹丕、曹植均系一母所生。曹彰“善射御,膂力过人,手格猛兽”,以英勇善战著称,被封为任城王,不幸于黄初四年到洛阳来朝拜时,“暴薨”在京城的邸舍之中,年约三十四五岁,任城王的爵位则传给了儿子曹楷。

曹睿怎么样(事实上的末代皇帝曹睿)

曹彰(189年-223年8月1日)

既然“宫省事秘”,曹芳与曹询究竟是不是曹楷之子尚不得而知,那么人们完全有理由怀疑:曹睿那三个夭折的儿子,甚至包括其叔父任城王曹彰,究竟是不是自然死亡?再来看看他的两个养子:曹芳既已做了皇帝,下面会专门叙述;另一个养子秦王曹询病逝于正始五年(公元244年),年仅14岁,还是一个未成年人呢。曹睿还有一个女儿,受封为齐长公主,嫁给了中书令李丰的长子李韬。后来,齐王曹芳嘉平六年(公元254年),李丰父子等因为反对司马兄弟专权,都被司马师灭了族。还算好,看在齐长公主是“先帝遗爱”的份儿上,她生的3个儿子未被处死,至于齐长公主本人,如果当时她还活着,至多也只有30岁左右吧。而对于大魏王朝来说,更大的悲剧还在于,8岁的曹芳固然不能真正执政治理天下,可是还没等他真正长大成人,政权已经实际上易手,被司马懿父子篡夺,魏国实际上已成了司马氏的天下。于是,曹睿本人也就成了事实上的末代皇帝。或许在某些人的眼中,丧子丧女之痛算得了什么,江山社稷事实上的丧失,才是最大的痛中之痛呢!

PS:如果遇到有关于百科类创建编辑修改的任何问题,欢迎留言咨询,百科参考网无偿免费回答。请注明出处:https://www.2333.org.cn/2333/626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