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业出台限薪令(金融业出台限薪令了吗)

一张打码的收入证明,让证券行业再度成为舆论漩涡的中心。”93年生””月均8.25万元”等标签令这位所谓”头部券商交易员”成为焦点。随着关注度持续提升,更多相关消息浮出水面。有分析指出,高收入或是年终奖平均后的结果,也有从业人士坦言,如此薪酬并不意外。

事实上,收入高低的分歧不仅停留在不同的观点间,北京商报记者查询部分招聘网站也发现同一职位的预期薪酬相去甚远,反映出证券行业高平均薪酬背后多数人被平均的底色。立足当下,无论是监管层,还是券商自身均已就现有薪酬制度开启调整。放眼未来,在共同富裕的要求下,证券公司又该如何完善薪酬制度从而推动行业行稳致远?

金融业出台限薪令金融业出台限薪令

券商薪酬惹是非

近日,一张印有中金公司公章的收入证明图片在网络传播,图片内容显示“XX月均收入为人民币捌万贰仟伍佰元(82500元)”,并配文“93年老公的收入水平”。消息发布后迅速发酵并引发市场关注,关注点一方面在于博主的行为失当,另一方面则在于从业时间不长却拥有突出的薪酬待遇。据网上流传的该博主其他博文显示,其配偶的职位或为交易员,但目前,该名博主上述相关博文均已被删除。另有消息称,收入证明的本人为债券交易员。而对于相关人员的最新情况,此前有中金公司内部人士指出,已停职接受调查。

那么,券商交易员的工作内容包含哪些?上述薪酬又是否过高?

据资深产业经济研究人士王剑辉介绍,交易员是根据各个相关部门下达的指令以及一些事先约定的原则来执行交易的从业人员,其工作内容首先是要维持与交易对手的固定联系,在交易指令出来后,按照要求在最短时间内找到交易对手成交,或者在所有交易对手中找到最好的成交条件进行成交。“也有机构会对交易员提出更高级的要求,包括其对客户与交易对手的关系维护,还有在专业操作方面,提出一些反馈意见和对市场的判断等”,王剑辉补充道。

就薪资程度而言,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表示,券商的交易员承担研究、投资、风险管理等一系列非常专业的投研工作,也承受着较大的职业压力。一般而言,头部券商的待遇普遍较高,按照行业通行的做法,年薪100万元左右,而部分中小型券商由于自身品牌以及人员专业水平的程度相对不足,所以收入在20万、30万元左右的情况也较多。

若对照100万元的年收入看,上述交易员的月均收入或也属正常。一位从事过券商上市辅助工作的律师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外资券商和中资券商的香港团队通常比内地券商的薪酬高不少。“在行业内部,头部券商和中小型券商之间的待遇差别很大。另外,外资投行刚毕业月均可能5万、6万元,中资的刚毕业也是一两万,但提成非常高,一般都是按照项目情况发奖金,中外合资的券商的薪酬相对比较居中。国内来看,部分头部券商的薪酬还是相对较高的。”

不过,也有金融从业人士猜测,收入证明内容过于简洁,或是相关机构部门为员工申请贷款降低首付“行个方便”。

被平均的大多数

收入证明能否证明收入虽然难有定论,但同样是“证券交易员”,不同券商之间的预计薪酬也大相径庭。

以招聘网站猎聘网披露信息为例,“某上市券商”发布工作地点位于上海的证券交易员的预期薪酬高达“45-60k·24薪”。但同时,兴业证券发布的“证券投资部-交易员”岗位的预期薪酬仅为“10-15k”,工作地点也位于上海。此外,备注着“已上市”标签的“某大型知名券商”发布工作地位于北京的这一职位预期薪酬则为“25-40k·13薪”。

对于上述现象,王剑辉指出,交易员是根据完成的交易量来确定薪酬水平的,在基本水平之上,交易员完成的交易量越大薪酬越高。当然,薪酬水平也主要依据券商自身的考核标准,例如完成交易量的多少或是完成的条件优质与否。此外,发布指令的相关部门的满意度、交易员自身的工作效率等,都可能成为评判交易员薪酬的指标。从一个单独的薪酬价格或薪酬水平很难判断工资高低,高薪酬有高要求,薪资越高要求更苛刻,考评也更严格。

正如王剑辉所说,在不同要求和复杂指标的叠加下,证券交易员这一职业的收入难以被量化,也就存在了明显的差异。然而,这种差异不仅存于单一岗位,在一家券商内部,或者说是整个证券行业,都存在着较为明显的收入差距。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21年,41家A股直接上市券商中,中金公司以98.3万元的人均薪酬排在首位,中信证券和广发证券分别以89.37万元和82.97万元排在第二位和第三位,包括3家公司在内,2021年人均薪酬超过50万元的共有27家券商。

不过,单独从高管的情况看,A股上市券商的管理层年度薪酬总额普遍超过千万元,少数公司更达到1亿元左右。以中信证券为例,2021年年报显示,有数据统计的27位董监高成员2021年累计从公司获得税前报酬16649.92万元,包括3位突破1000万元,15位在500万-1000万元区间。另外,中金公司2021年年报显示,有数据统计的20位董监高成员2021年累计从公司获得税前报酬9441.8万元,其中,12位在500万-1000万元区间。

王红英直言,证券行业薪酬的差距其实是比较大的,部分券商的高管收入可能高达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但是对于大多数的一线市场人员来说,如果业绩不佳,一个月几千元也是有可能的。而从行业平均看,在少数高收入的带动下,无论是行业薪酬总额,还是员工平均薪酬都远高于其他大多数行业。

薪酬制度改革成为新课题

共同富裕的要求当前,无论是监管还是券商自身都在谋求薪酬制度进一步完善。然而,类似上述的“晒金”行为却也屡次发生,引发公众情绪,影响行业声誉,也刺激着监管部门的神经。由此,事关证券行业长期发展的薪酬制度改革也成为亟待解决的重要课题。

财经评论员郭施亮表示,共同富裕之下,不同行业之间的薪酬差距或会逐渐缩小,但不可能完全消除差距,券商行业属于高薪酬领域,未来仍然会处于高薪酬的状态,但可能会在年终奖等额外奖励上有所调整。

王剑辉也强调,为推动共同富裕的实现,在未来的薪酬体制改革上,券商应该更多着眼于综合评判。通过内部效率提升、完善制度设计、限制薪酬上涨过快等措施,促使金融服务成本整体下降,从而防止一些新的社会不公平的形成,同时也能更多地惠及实体经济的发展。

“其实不只是券商,金融市场中多数行业机构的高管与一线人员都存在较大的薪酬差距。我们要看到在与国际资管机构比拼实力的过程中,想要留住人才就必须要有对应的薪酬,同时也要找到机构内部现行薪酬制度的短板和问题,在完善制度的基础上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一位金融从业者向北京商报记者感叹道。

值得一提的是,在券商薪酬制度的探索和完善上,今年5月13日,中证协就曾发布《证券公司建立稳健薪酬制度指引》,其中提到,应当结合行业特点制定稳健薪酬方案,充分考虑市场周期波动影响和行业及公司业务发展趋势,适度平滑薪酬发放安排,同时做好薪酬激励的极值管控和节奏控制。同时,制定薪酬预算总额,综合公司实际情况和市场水平确定薪酬标准,平衡不同职位、不同岗位人员的薪酬水平。

王剑辉认为,券商衡量一位员工的薪酬到底是否合理,核心还是要看贡献。对部分岗位的评判,应当设置更加客观的标准,例如部分岗位的交易量本就庞大,员工享受到了平台优势,并非通过自身的技术含量,这种情况下,薪酬就不应过高。而如果在较小的平台上,员工也能做出可观的交易量,那么其薪酬相应地就该高于平均水平。

北京商报记者 刘宇阳 实习记者 姬穆沙

PS:如果遇到有关于百科类创建编辑修改的任何问题,欢迎留言咨询,百科参考网无偿免费回答。请注明出处:https://www.2333.org.cn/2333/2338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