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免费故事会大全)

中篇故事(免费故事会大全)中篇故事(免费故事会大全)

中篇故事(免费故事会大全)

、进京赶考

清朝嘉庆年间,太湖流域有一条长白荡,长白荡边有个年轻人,姓陈,名一帆。陈家有良田千亩,房屋百间。陈家老爷陈光林希望儿子将来一帆风顺,前程似锦。

那年,陈老爷请了老师来教儿子读书识字,陈一帆天资聪慧,经老师点拨,很快熟读四书五经,通悉古圣先贤之道。

一晃十年已过,陈光林准备了盘缠让儿子前去京城赶考。陈一帆一路不敢耽搁,那天,他来到苏州境内,眼看天色已晚,忽觉腹中空空,抬头远望,见前面有一茅屋,内有微弱的灯光,他想今晚能在此借宿一夜,于是快步上前敲门。

开门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伯,他见了陈一帆,愣了一下,忙问他这么晚了来此何事?陈一帆说路经此地,想借宿一夜。老伯见他眉清目秀,彬彬有礼,说:“家中实在不成样子,若你不嫌弃就进屋吧。”陈一帆说他走了一天的路,人困腹空,只要能有个歇息的地方就行。

进了屋,陈一帆拿出干粮充饥。老伯见了,满心怜悯,到灶间端了一碗稀饭给他,说:“出门在外不容易,我家只有稀饭和青菜,快吃吧!”

陈一帆谢过老伯,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吃完饭,又喝了碗水,顿觉精神起来。他打量着老伯问:“老伯,您怎么一个人住在这荒凉的地方?”

“这事说来话长,看你不像坏人,我就跟你唠叨唠叨。我本来也有个儿子,要是他还在,算来跟你差不多大,可是……”老伯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陈一帆忙说:“老伯,不好意思,我不该多问,触到了您的伤心事,让您难过了。”

老伯平了平心绪继续说:“那一年,我和老婆在镇上的‘周氏馆熝鸭店打杂,老板叫周雨兴,因周老板的娘生病,老板娘偶得熝鸭的配方,不但治好了老母亲的病,还让他家声名鹊起,每天来店里买熝鸭的人都排着长队。这样一来,隔壁‘邱德斋的生意就冷清许多。老板对我们很好,像亲人一样,知道我们干活辛苦,且离家很远,就让我们晚上住在店里。巧的是,老板娘周云巧和我老婆同时有喜,转年都生了个大胖小子。两个孩子慢慢长大,非常可爱。周老板和老板娘把两个孩子一样看待,不管是吃的、用的、穿的、玩的都是双份。我和老婆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干活更有劲了,就像一家人一样。

“可天有不测风云,有一天晚上,我正在外面收鸭子,店里突然闯进来一伙蒙面强盗,逼迫周老板交出熝鸭秘方。这熝鸭秘方是他的生意之本,周老板怎肯轻易交出来。那帮强盗见周老板软硬不吃,起了歹心,拳脚相加,将周老板打得瘫倒在地。老板娘见了,大呼救命。我老婆在楼上陪两个孩子睡觉,被楼下的声音惊醒了,她刚想冲下楼去,突然周老板的儿子醒了,哇地哭了起来。我老婆拼命捂住孩子的嘴,不让他发出声音。

“此时,老板娘被那帮丧尽天良的强盗给糟蹋了。她是个刚烈的女子,当下撞墙身亡。周老板哭声震天。我儿子终被惊醒,他趁我老婆护着小少爷,哭哭啼啼地奔下楼去。我老婆怕少爷再有闪失,眼睁睁地看着儿子下楼不敢出声。有个强盗见我儿子从楼上下来,正要对孩子动手,另一个强盗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么,接着开始在屋里搜寻。正在此时,隔壁的邱永隆老板带着乡邻赶来,强盗闻风而逃,邱老板他们紧追不舍,最后终于抓到了一个小强盗,将他扭送至官府。等我回来,我的儿子已经不知去向。让人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县衙的捕快却将我抓了去,说是我雇凶谋害周老板。我让老婆带着周老板的儿子离开此地,生怕牵连到他们。到了县衙,我被打得皮开肉绽,大呼冤枉。周老板快咽气时,将熝鸭的秘方交给了邱老板,另外托邱老板一事,说我定无害他之心,让邱老板想办法救我出来。后来邱老板救了我。我出来以后,四处寻找老婆和孩子,可音信全无。无可奈何之际,我卖了房子要去告状,谁知我还没出昆山城,就被几个衙役押了回来。这告状之路要多难就有多难。后来我无处安身,就在此盖了间茅屋,希望能找到老婆还有两个孩子。”

老伯说完,已是老泪纵横。陈一帆听罢,唏嘘不已,好好的两家人,竟然被一伙强盗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一夜过去,早上醒来,陈一帆要跟老伯告辞,可屋前屋后不见老伯。忽然,在远处的小路上看到了老伯的身影,他忙迎了上去说:“老伯,谢谢您留我住了一晚,如果此去顺利的话,日后我定当回来看您。”

老伯脸上露出了笑容:“多懂事的孩子。来,老伯早上去镇上买了一只熝鸭,给你带在路上吃,出门在外要注意身体。”陈一帆感激地连连点头。

二、京城偶遇

陈一帆一路风餐露宿,这一天终于到了京城,住进了高升客栈。吃晚饭的时候,楼下传来一阵吵闹声,陈一帆朝楼下张望,见是个后生在求客栈掌柜。听楼下的人议论才知原委,这个后生也是来京城赶考的,不巧的是,身上银两被盗了。掌柜的知他没有银两,当然不肯让他住。

陈一帆告诫自己,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刚转身要回房,突然,听见那个后生说了一句家乡话,心里不由得一怔,他立马急匆匆下楼,来到掌柜跟前说:“掌柜的,这位仁兄的银两我来付,你就让他住下吧!”掌柜的为难了:“有没有银两是一回事,有没有空余的房间又是一回事,眼下没有房间,我也没有办法。”陈一帆点了点头:“如果实在没有空余的房间,就让他与我一个房间,你看行吗?”掌柜的听了马上笑了:“你不介意,那感情好,房钱我给你们便宜点。”

那个后生对陈一帆抱拳作揖,千恩万谢,然后跟着陈一帆来到房里。进了房间,那个后生又给陈一帆作揖说:“多谢仁兄出手相助,我叫王申义,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陈一帆忙还礼:“王兄言重了,我叫陈一帆,出门在外都不易,刚才听王兄的口音,似乎与我同乡?”王申義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我是苏州正义人。陈兄哪里人?”陈一帆哈哈地笑了起来:“果然没有听错,我是长白荡人。”王申义惊喜交加:“没想到在京城遇见了故乡人,今天要不是你,我恐怕要流落街头了。”陈一帆忙摆手说:“你我年龄相仿,又在京城偶遇,定是有缘啊!今晚我们同床而眠。”

第二天,王申义早早地起来,可陈一帆却迟迟没有起来,他就到床前叫他。见陈一帆没有声音,王申义伸手一摸他的额头,额头滚烫。他吓得手一缩,惊慌地喊:“陈兄,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陈一帆迷迷糊糊地说:“我头晕,浑身无力。王兄,如若方便,能否帮我去请个郎中来?”王申义急忙点头:“我这就去。”

王申义出门四处打听,跑了几条街才找到仁德堂药材店,掌柜听了王申义的话,急忙跟着他去高升客栈。掌柜的为陈一帆把了脉,开了方。可几天后,陈一帆病情还没好转,两人的心里都非常焦急,因为快开考了。

开考那天,王申义搀扶着陈一帆去考场。科考结束,陈一帆大汗淋漓,倒在床上一動不动,王申义又忙着去抓药熬药。发榜的日子到了,陈一帆名落孙山。王申义榜上有名,皇帝将择日殿试。

王申义经过殿试后,高中榜眼,随后在京城当了官。他把陈一帆接到府上养病,就这样,陈一帆在王申义府上一住就是一年,病情时好时坏。

又是一年,这天王申义回来,直奔陈一帆房里,告诉陈一帆说:“陈兄,江南水灾,皇上派我前往江南巡察灾情,你可与我一同回去了。”

陈一帆喜极而泣:“王兄,你这是皇帝亲赐的钦差大人啊!你肯带我回去,万分感谢!”王申义很高兴:“我知道你归心似箭,但我又怕陈兄多虑,平时

PS:如果遇到有关于百科类创建编辑修改的任何问题,欢迎留言咨询,百科参考网无偿免费回答。请注明出处:https://www.2333.org.cn/2333/153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