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刑事律师这个职业 每一天都是新的

喜欢刑事律师这个职业,发自内心那种。

因为,即便做了十多年律师,依然每一天都会不期然地遇到一些新的事、新的人、新的观点、新的问题……

有心的刑事律师,永远没有舒适区。刑事领域,永远没有老法师。

4号在海口中院开王绍章涉黑案件的庭前会议。没有讯问同步录音录像,没有提讯证。

开始,我误以为又是一个老套的桥段——办案机关不想给律师看。

没想到,辩护人提出查阅同录的要求之后,公诉人当庭答复:他们认为涉黑案件不属于应当制作讯问同步录音录像的案件类型。

o my ga!

配上李佳琪的嘴形也无法演绎出我内心的惊讶——海口不适用《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

为了验证我没有听错,我连忙问了海口本地同行。本地同行告诉我,是的,你没听错,前面的涉黑案件也有律师提出过同录问题,但同样没看到。

可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休庭时,李长青、张维玉和我再一次问公诉人:“你们认为涉黑不需要同录到底什么意思?难道公安在讯问过程中没制作同录吗?这个案子到底有没有同录?”

公诉人回答:“我们也没看。”

我的天啊!

虽然公诉人用“我们还没看”来回避了“到底有没有”的问题。但这个回答,真是小岳岳的那一张大脸都无法表现我的意外。基于同录来审查取证的合法性,这是涉黑案件审查起诉的基本程序啊。海口市检竟然还没看同录,就起诉了。

从2013年开始,办涉黑案件七年了,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新课题。

刑事律师,每一天都是新的。

从2013年开始,办涉黑案件七年了。

从2008年开始,进入律师行业十二年了。

大大小小案件办了几百个,除了认罪认罚案件,连交通肇事案件我都没有遇到过当庭宣判的。甚至,我连民事案件要工资、诉二手房中介的,都没遇到过当庭宣判的。

到了海口,发现涉黑是当庭宣判。我们检索到几个涉黑案件都是开完庭当日就宣判。有60个被告的涉黑案,都是开完庭当日就宣判。

我们为此提出管辖权异议,认为这样的“形式庭审”无法实现案件的公正审理。公诉人回复(你没看错,我也没写错,这个问题确实是公诉人回复的),每个案件都连续开庭多日,法庭足以认定事实。

一个涉黑案件,几十宗指控,几十个被告,几十位律师,再加上上亿资产……

我先不说有没有可能当庭认定事实。咱们就说现在的涉黑判决书有多少字?动辄几百页,这光打字就需要多少时间?

当庭宣判。哈哈,我只能说……

刑事律师,每一天都是新的。

王绍章案是海口龙华分局侦办的,龙华检察院审查,后移送海口市检,起诉到海口中院。

王绍章案件中有个被害人——陈某。

你说好巧不巧,我们在裁判文书网上检索到,陈某也是黑恶人员。陈某案是海口龙华分局侦办的,龙华检察院审查,诉到龙华法院,一审认定陈某作为黑恶人员,肆意欺压村民,抢夺土地。

这个村民是谁?

我想你一定猜到了。没错,就是王绍章。

在陈某案中,王绍章是屡受黑恶势力欺凌的受害人,陈某是称霸一方、残害百姓的恶势力老大。

到了王绍章案中,陈某是听到王绍章名字都敢怒不敢言的好村民,王绍章是巧取豪夺的小霸王。

同样的王绍章和陈某,同样的土地,同样的侦办机关,同样的检察机关,龙华法院则是海口中院的下辖法院……

黑恶分子与小白兔村民的角色扮演,180度大反转,并且陈某案是龙华法院在2019年12月23日刚判的。

泥娃娃,泥娃娃,一个泥娃娃。捏一个眼睛,捏一个尾巴,让你演啥就演啥。

刑事律师,每一天都是新的。

开完庭前会,我、长青、维玉三个人闲聊,又说到王绍章和陈某。

我们不禁在想,不会提出了这个问题,最后变成……

为定王绍章,办案机关推翻陈某案吧?

我们三个像等着揭榜的赶考考生一样,惴惴不安,心里没谱。

刑事律师,每一天都是新的。

原创文章,作者:百科优化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333.org.cn/2333/107.htm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